彰明学术  致敬经典


——《李太白全集校注》新书发布暨学术座谈会在宁召开


  

2016年4月23日上午,恰逢第二十一个“世界读书日”和第二个“江苏全民阅读日”,凤凰出版社《李太白全集校注》新书发布暨学术座谈会在南京凤凰京华大酒店召开。

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向84岁高龄的校注者郁贤皓先生表示祝贺,高度评价了郁贤皓教授在李白研究方面的崇高地位和学术贡献,认为《李太白全集校注》为学界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李白全集校注本,是当代李白研究的最新总结,继往开来,铸就经典。

《李太白全集校注》皇皇巨著,精装八册,凡三百余万言,是当代李白研究大家郁贤皓先生在前贤和今人研究的基础上,用“竭泽而渔”的方法搜集资料,以认真审慎的态度,通过实证研究的工夫,以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影印静嘉堂文库藏宋蜀刻本《李太白文集》为底本,对李白的全部诗文重新整理编集,删除伪作,补入遗诗逸文,并进行校勘、注释、评笺,以一人之力,数十年之功,方才完成,堪称当代李白研究的最新总结。这个总结建立在版本、考据、义理之上,继往开来,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文献意义。

 参加学术座谈会以及发来贺信的有来自北京大学、中国社科院、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开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大学、苏州大学、温州大学、华南师范大学、人民文学出版社等二十余个单位四十余位知名学者,《中华读书报》、澎湃新闻、《扬子晚报》、《现代快报》等媒体记者进行了采访报道。

座谈会上,郁贤皓教授回顾了他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从事李白研究的学术历程,以及《李太白全集校注》的撰写经过,介绍了他在校注过程中,版本选择、体例设置、诗文校勘、作品编年、去伪存真、解读诠释等方面所作的一系列工作,并感谢大家莅会研讨,虚心听取意见。

李白研究在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既是一个热点,也是一个难点,几十年以来,郁贤皓先生甘坐冷板凳,探赜索隐,兀兀以穷年,钩玄提要,孜孜而不倦,不断推出相关论著,直到今天以84岁高龄推出《李太白全集校注》,体例周善,新义纷呈,体现了学术的后出转精,后出转新。

会上,大家也共同祝愿郁贤皓先生身体健康,学术日新。




   

     会  场



      郁贤皓先生


附:



当代李白研究的扛鼎之作

                    ——郁贤皓教授《李太白全集校注》


李相东


    在中国诗歌史的璀璨星空,李白,无异是最闪亮的那一颗。“青莲居士谪仙人”,他是后人永远无法超越的存在。他的诗歌脍炙人口,他的传说世代相传。“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这是贺知章的李白;“千载独步,唯公一人,横被六合,力敌造化”,这是李阳冰的李白;“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是杜甫的李白;“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这是韩愈的李白;“雄姿逸气,纵横无方,天马行空,一息千里”,这是陆时雍的李白;“大江无风,波浪自涌,白云从空,随风变灭”,这是沈德潜的李白;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这是余光中的李白……那么,在当代李白研究大家郁贤皓先生心目中,李白又是什么样的呢?让我们一起走近郁贤皓先生的新著《李太白全集校注》。

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郁贤皓先生把李白研究确定为自己的学术研究方向,到今天《李太白全集校注》(全八册)由凤凰出版社最新出版,已经四十多年了。在这四十多年里,郁贤皓先生探赜索隐,兀兀以穷年,钩玄提要,孜孜而不倦。他凭借超常的毅力和长期坚守,在李白研究方面,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长期存在的疑点和难点,为学术界奉献了一个又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学术观点,把李白研究一步一步推向高峰。在李白研究的登攀之路上,郁先生一路走来,直到今天全新的《李太白全集校注》,登上李白研究这座高山之巅。

郁贤皓先生在前贤和今人研究的基础上,用“竭泽而渔”的方法搜集资料,以认真审慎的态度,通过实证研究的工夫,对李白的全部诗文重新整理编集,删除伪作,补入遗诗逸文,并进行校勘、注释、评笺,从而为学界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李白全集校注本,堪称当代李白研究的最新总结。这个总结建立在版本、考据、义理之上,继往开来,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文献意义。


一、精选底本,正本清源


李白集在唐代即有编集,如魏颢《李翰林集》(2卷)、李阳冰《草堂集》(10卷)、范传正本《草堂集》(20卷)等。宋初有乐史的《李翰林集》(20卷)、《李翰林别集》(10卷),宋敏求的《李太白文集》(30卷),曾巩的《李太白文集》(30卷),为李白诗文的保存、分类、编次,做出了重要贡献。然而非常可惜,这些刻本,今日皆已无存。现存最早的李白集刻本,当为刊刻于北宋末年的蜀本《李太白文集》(30卷),收李白诗歌九百九十八篇,文六十五篇。现存于世的宋蜀刻本《李太白文集》,仅有两部。其中一部藏于国家图书馆,惜为残本。另一部辗转流传,曾为皕宋楼主人陆心源收藏,后藏于日本静嘉堂文库,成为海内孤本。后来,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曾将此《李太白文集》影印出版,世人才得以一睹其风采。南宋时,杨齐贤对李白诗进行注释,其后元代萧士赟进行补注,刊刻《分类补注李太白诗》,为现存最早的李白诗注本。明代以后,李白诗的整理、注释与编刻蔚为大观。如杨慎批点《李诗选》,胡震亨批注《李诗通》,各具价值。到了清代,影响最大、价值最高、流传最广的,当属王琦注本《李太白文集》。其注释之繁富详赡,至今仍然是研治李白诗文者案头必备之书。但遗憾的是,由于时代原因,王琦并没有见到宋本《李太白文集》。

静嘉堂文库藏宋蜀刻本《李太白文集》,是存世最早、最接近历史原貌的李白集刻本,具有无可替代的学术价值。郁贤皓先生对李白集的编集、刊刻与传播,曾经有过系统而深入的研究,了如指掌,曾有《宋蜀本<李太白文集>提要》《<李翰林集三十卷>提要》等专论。因此,本次《李太白全集校注》的整理,即选择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影印静嘉堂文库藏宋蜀刻本《李太白文集》为底本。源正方能流清,底本的精心选择,保证了《李太白全集校注》在学术上的高起点。

但宋本也有其不足之处,那就是其中错字较多。清人缪曰芑在翻刻时,所改正的宋本中的错字有二百三十余处。故而,整理者又参校元至大勤有堂刻本宋杨齐贤集注、元萧士赟补注《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四部丛刊影印明郭云鹏重刊《分类补注李太白集》,南京图书馆藏清初刻本明胡震亨《李诗通》,清康熙缪曰芑翻刻宋本《李太白文集》,清乾隆刊本王琦《李太白文集辑注》,清光绪刘世珩玉海堂《景宋咸淳本李翰林集》,以及唐宋重要总集如《河岳英灵集》,《又玄集》,《才调集》,《唐文粹》,傅增湘校本《文苑英华》,敦煌写本《唐人选唐诗》等,改正宋本错讹,并精心出校,从而保证了《李太白全集校注》能够成为最接近历史真实的李白作品全集。


二、实证为本,考论结合


《李太白全集校注》的校注者郁贤皓教授,早年曾师从著名学者孙望、徐复等先生,具有深厚的朴学功底,讲证据,重训诂,学风谨严,考论缜密,长期从事唐代文史和李白研究,是当代研究唐代文史的著名学者,更是被国内外学术界一致推崇的李白研究大家。他在李白研究方面的系列论文和著作以及唐史研究方面的代表作《唐刺史考》《李白丛考》《天上谪仙人的秘密----李白考论集》等,不但在国内,而且在日本、美国、韩国以及我国港台地区都享有很高的声誉。郁贤皓先生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就将李白研究作为研究课题之一,并决定从对李白生平及其交游进行深入的考证研究着手,以期逐步解决李白研究中长期存在的疑难问题”(《李白研究的回顾与展望》,《唐风馆杂稿》)。多年以来,郁先生一直在细致地阅读李白作品和相关史料中寻找问题和解决问题。经过不懈的努力,在李白一生事迹、行踪、交游、作品辩伪的考证方面以及在对李白古风、乐府、歌行、绝句各诗体特点和成就的理论研究方面,郁贤皓先生不断推陈出新,都有非常精辟的发明。先后撰成论文数十篇,考证前人未知的行踪、事迹,作品辨伪,订正前人研究中的错误,勾勒出李白一生事迹的新轮廓,为李白研究开创了新局面。

比如,郁先生考出李白奉翰林乃出于玄宗妹玉真公主之推荐,推翻了自《旧唐书》以来沿袭千年的吴筠推荐李白的旧说;考明《江夏别宋之悌》诗乃李白早年作品,订正前人认为晚年流放夜郎时作的臆测;考明李白十首诗中的崔侍御乃崔成甫,订正郭沫若认为是崔宗之的错误;考出黄锡珪《李太白年谱》附录三文乃独孤及之作,并考明其致误之由;用充分的证据,证明了“李白两入长安说”;阐发《古风》的三大内容,乐府与行的不同特质,李白思想在不同时期的不同特点,等等。

由于校注者对李白生平事迹和交游的众多发明,从而对李白许多诗文,尤其是一些代表作如《蜀道难》《梁甫吟》《将进酒》等诗的诗旨和作年提出了与旧说不同的独创见解。所有这一系列的发明,都为国内外学术界一致公认和接受。

在《李太白全集校注》的整理和校注过程中,郁贤皓先生把这些学术观点和最新发现,一一融入进去,或在题解中,或在注释里,或在按语内。或三言两语,或娓娓而谈,或推荐相关论文、专著,有理有据,毫不枯燥,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也不禁为郁贤皓先生新颖的观点、严密有据的论证所折服,击节赞叹。


三、体大思深,完备体例 


李白是中国诗歌史上最优秀的诗人之一,千百年来,深受人们的喜爱,大量的优秀作品流布人口,稚子能颂。明清以来,各种选本、注本,层出不穷,各有所长。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李白研究蓬勃发展,随之而来的,是多种李白集校注本、选本陆续问世。它们在不同程度上,推动了李白研究的不断向前发展。作为在二十一世纪最新推出的校注本李白全集,如何后出转精?除了新的学术观点、新的学术视角之外,体例的兼容并包,是另外一个重要因素。

编次。宋本第一卷是唐宋人写的序和碑志,卷二至第三十为李白诗文。郁贤皓先生的《李太白全集校注》,则把宋本的第一卷移至本书最后,作为附录;原宋本卷二至第三十,为本书的卷一至第二十九。宋本集外诗文及集内、外存目诗文,则收入卷三十。这样开卷为诗,按诗体分卷;继之以文,以文体分卷;再后为宋本集外诗文,宋本集内、外存目诗文;最后是附录,收入相关的唐宋人序、志,以及校注者《<旧唐书·李白传>订误》《<唐才子传·李白传>校笺》等相关文献。“三十卷+附录”,卷次编排更加清晰、合理,使用更加方便,足见校注者之用心良苦。

题解。主要是阐明题意,简要解释题中的人名、地名、官职以及写作年代和背景,有的还对各本题中的异文和题下的夹注进行辨析说明。

校记。《李太白全集校注》以宋本底本,参校众本,对底本的选择、异文的处理,则在校记中作出说明和解释。

注释,则是训解词语,疏通文句,为诗文阅读扫除障碍。凡诗文中运用典故或化用前人诗文的语句,都注明出处,提供书证。从中亦可看出李白对前代文学遗产的继承和自己的天才创见。对诗文中出现的人名、地名、官名,校注者都通过查稽典籍或地下出土资料进行考证,提供切实可靠的根据。对艰深的语句含意予以诠释,使读者正确理解其内容及艺术妙趣。郁贤皓教授早年曾做过《辞海·语词分册》的主编,在古汉语方面有着扎实的功底,典故、名物、语词溯源、章法、句法等方面,功力深厚,于此亦可见一斑。

评笺。前人对李白诗歌尤其是名篇的品评和解读,汗牛充栋,多有可取之处,对读者参读诗意,领悟象外之意,弦外之音,味外之旨,有着重要的启示作用。因此,校注者从历代评述中,选取精彩片段,列于篇后。在选择过程中,校注者褒、贬同取,历史上对李白诗文的批评意见,也是有代表性地选取,并不是仅仅罗列“誉美”之词。这样,也更有利于读者对作品的全面理解。

按语。附于篇后,集中体现了校注者在四十多年李白研究中的发明和创见,平正、通达、公允,实事求是,代表了最新的学术研究成果。

宋本集外诗文和存目诗文。本次校注所用底本,是现存最早的李白全集,价值最高,收诗最多。但集中有误收他人之作。而在在唐宋诗歌总集、笔记、传奇、类书、道藏、地方志中,却有不少署名李白的诗文,真伪混淆,前人对此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因此,判定真伪,剔除伪作,成为最能考验整理者学术功力的试金石。整理者郁贤皓先生凭借多年的学术经验和非凡的识见,剔除伪作,仅存其目,将它们列入存目诗文,如实为高适诗的《观放白鹰》其二,被判定为后人伪作的《留别贾舍人至二首》等。对集外失收的、考定为确为李白作品的,将它们列入集外诗文,如《文苑英华》中之《送史司马赴崔相公幕》,《茅山志》中之《唐汉东紫阳先生碑铭》等。经过一番去伪存真,《李太白全集校注》更接近于真实的李白全集。于此,郁贤皓先生功莫大焉。

 书后还附有篇目索引,方便读者检索和使用。


四、精益求精,悉心编校


《李太白全集校注》是郁贤皓先生毕生研究李白的总结式著作,凝结了他多年的心血,又是“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2010—2020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项目、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资助项目、2015年国家古籍整理出版专项经费资助项目。对出版社而言,堪称一项重大出版工程。对责任编辑而言,也是一个挑战。

为此,社里充分调动各方面资源,合理安排人手,责编及早规划,上下一心,共同努力,并充分利用出版社和作者都在南京的地利优势,最终保证了该项目的顺利完成。无论是开本的选择、内文版式的确定、封面设计的风格,还是在编校过程中出现的大大小小的疑难问题,事无巨细,责任编辑一次又一次赶赴郁先生府上,当面请教。在这个过程中,郁先生的渊博的学识,和蔼的态度,长者的风范,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识也,潘江陆海;其人也,温其如玉。每次登门拜访,听郁先生娓娓而谈,都让人如沐春风,满载而归。对责编而言,《李太白全集校注》的编辑过程,也是一次难得的学习过程,一次获益良多的精神之旅。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傲岸人格,李白诗歌“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艺术魅力,都让人叹为观止。校注者郁贤皓先生博学多识,沉潜几十年、默默耕耘的大家风范,也让责编感佩不已。生活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我们太需要像郁贤皓先生这样沉潜下来的学术大家,太需要《李太白全集校注》这样几十年磨一剑的学术著作。

版式设计、装帧形式上,先后几易其稿,最终确定下现在大气的开本、疏朗的版式,确保读者可以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为了让读者更好地了解李白和李白集的版本传承,还精心选择了12幅彩色图片作为书前插页。其中有关李白的有故宫南熏殿藏《唐翰林供奉李白像》,李白唯一传世书法真迹《上阳台》帖,李白青少年时期居住和生活过的陇西院,晚年生活地安徽马鞍山的太白祠,人生归宿当涂青山墓。由此,读者可以大致了解李白的人生历程。与李白集刊刻、传播有关的,有最早的李白集刻本----宋蜀刻本《李太白文集》,最早的李白诗注本----元建安余氏勤有堂刻本《分类补注李太白诗》,明代有代表性的刻本----胡震亨《李诗通》,流传最广的古注本----清代王琦注本《李太白文集》,将宋、元、明、清最有影响力的四个李白集刻本一一呈现,以见其传承有序。还有两幅文艺作品中的李白:宋梁楷《李白行吟图》和清苏六朋《太白醉酒图》,以见“谪仙人”之风采。校注者和编辑之用心良苦,于此可见。

 

郁贤皓先生的李白研究,被誉为“代表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二十世纪李白研究的里程碑”(台湾《书目季刊》35卷),“为李白研究开创了新局面”(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松浦友久《李白——诗和心象》单行本《后记》),“为唐代研究作出了巨大贡献”(日本《东方》杂志55期)。这次郁贤皓先生以数十年之功、一人之力编撰的《李太白全集校注》,堪称其毕生研究李白的集大成式著作,将为学界提供一种全新的李白全集注本,其意义是对当代李白研究进行总结,这个总结建立在版本、考据、义理之上,将对开创李白研究、唐代文学研究乃至整个古典文学和文化的研究工作的新局面,提供极大便利和裨益。“让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习近平语),相信每一位读者读后,都会有一个鲜活的李白形象,跃然目前。这个李白,既属于校注者郁贤皓先生,也属于我们每一位读者。

(作者单位:凤凰出版社)


《李太白全集校注》,精装16开,全八册,凤凰出版社2015年12月版,定价880元。

 


原载:凤凰出版社
  • 通信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 邮政编码:100732
  • 联系电话:(010)85195453
  • 邮箱:yichan@cass.org.cn
  • 域名:http://wxyc.literature.org.cn
  • http://www.文学遗产.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