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社记》的刊刻时间与本事来源

汪超宏

 

 

要:《古本戏曲丛刊》三集影印其沧《三社记》,论者皆以为是明末刻本。据洪九畴《三社记题辞》,上卷、下卷首署“湖上李笠翁评定”,可以考定,此剧作于明末,非明末刻本,而是清刻本。剧中男主角孙湛实有其人,剧本所写孙湛与妓周文娟交往经历,与庄持节《周姬传》基本相同。西泠雅集、秣陵诗社等,其来源也有迹可循。

关键词:《三社记》 刊刻 清代 孙湛 本事

 

 

 

其沧《三社记》,二卷,三十三出,有《古本戏曲丛刊》三集影印上海图书馆藏本。卷首有“醒枉洪九畴”《三社记题辞》,末署“閼逢阉茂辜月,醒枉洪九畴题于竹浪亭”。“閼逢阉茂辜月”是甲戌十一月,有研究者认为,此甲戌十一月是崇祯七年(1634[1]。因此,此版本是明刻本。《古本戏曲丛刊》三集编辑委员会亦云《三社记》影印自上海图书馆藏“明末刊本”。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李修生《古本戏曲剧目提要》、叶长海等主编《中国曲学大辞典》等也众口一词[2],皆谓其为明崇祯间必自堂刻本。果真如此吗?

《三社记》未署作者,明清曲目如王骥德《曲律》、吕天成《曲品》、祁彪佳《曲品》、《剧品》、高弈《新传奇品》、支丰宜《曲目新编》、姚燮《今乐考证》,今人傅惜华《明代传奇全目》等[3],没有其沧与《三社记》的记载。认定其沧是《三社记》作者,来自于洪九畴《三社记题辞》中“其沧氏乃取而为传奇。……抑余闻其沧之谱是记也,曾不月而成,成不逾年而逝”。从《题辞》中“若今时用当世手笔,谱当前情事”、“所谓以当世手笔,写当前情事,正复与其人其事,不甚相远”来看,其沧创作《三社记》,是当代人写当代事。其沧与剧中主人公孙湛,生活年代基本同时,约在明末万历年间。第二十二出《去染》小外伴孙浪,字其沧,与潘之恒一起会文娟,文娟心念孙湛,不接待他人。第二十九出《逅验》,孙浪与孙湛相遇山东道上,告知文娟守志事。作者两次出现在剧中,透露了作者姓名与主角关系。郭英德先生推测其为“浙江桐庐一带人”[4],无据。

从《三社记题辞》中,可知洪九畴与作者其沧熟识,知道其沧生平经历与创作过程,是歙县(今属安徽)人[5]。除为《三社记》题辞外,目前没有发现洪九畴有其它只言片语。《道光徽州府志》、《民国歙县志》[6],台湾“中央”图书馆编《明人传记资料索引》、杨廷福《明人别称字号索引》,杨廷福、杨同甫《清人别称字号索引》(增补本)等[7],均没有此人的信息。

笔者发现,洪九畴《三社记题辞》首页版心下端有“程守谦刻”四字。查李国庆《明代刊工姓名索引》、《明人传记资料索引》、杨廷福《明人别称字号索引》等[8],未见此人记载。在清代,目前发现至少有两个程守谦。一是仪征人,一是婺源人。程守谦(1826?—1876[9],字荀叔,江苏仪征人。诸生。曾为闽浙总督卞宝第(颂臣)、提学夏子鐊(路门)幕客。有《退谷文存》。传见《退谷文存》卷首黄云鹄《程荀叔传》。婺源程守谦小传在《光绪婺源县志》卷三十五《人物十·义行八》:“程守谦,字理田,在城人。廪贡生,加州判衔。性孝友,事嫡母,常得欢心。与兄弟友爱无间。父志章乐施,修城垣,造峻岭,皆捐巨资,工未就而逝。谦继志,悉成之。尤居心恺恻,尝悯族中乏祀之主,慨输市宅以作祀田。故旧某,突生事端,几至身名莫保,得谦一诺三百金,俾两造冰释。其慷慨多类此。他如恤孤穷,济寒士,煮茗建亭,特其余美。”[10]李灵年、杨忠主编《清人别集总目》云仪征程守谦“家富藏书”[11]。没有证据证明,此二程守谦与刻《三社记》有何关联。

必自堂刊刻书籍,据笔者所见,仅此一种。堂主是谁,存在年代,也无法确定。廖华《明代坊刻戏曲考述》云必自堂是明末南京书坊[12],不详何据。

《三社记》上卷、下卷下署“湖上李笠翁评定”。正是“湖上李笠翁评定”七字,可以断定,《古本戏曲丛刊》三集影印《三社记》,不是明末刻本,而是清刻本。

“湖上李笠翁”即李渔。李渔(16111680)是明末清初著名戏曲家,以《笠翁十种曲》、小说《十二楼》、《连城璧》、杂著《闲情偶寄》等闻名于当时和后世。

《笠翁十种曲》中,《怜香伴》、《风筝误》、《意中缘》作于顺治八年辛卯(1651)至十年癸巳(1653)之间,《玉搔头》作于顺治十二年乙未(1655),《奈何天》作于顺治十四年丁酉(1657),《蜃中楼》作于顺治十六年己亥(1659[13],《比目鱼》卷首有辛丑闰秋,山阴映然女子王端淑题”之叙,辛丑是顺治十八年(1661),则该剧应作于是年闰秋前。《凰求凤》,据《笠翁一家言全集》卷二《乔复生、王再来二姬合传》:“岁丙午(康熙五年,1666),予自都门入秦……有二三知己携樽相过,命伶工奏予所撰新词,名《凰求凤》。此词脱稿未数月,不知何以浪传,遂至三千里外也。”[14]则该剧应作于康熙四年乙巳(1665)。《慎鸾交》,据“匡庐居士云中郭传芳拜手撰”之序:“岁丁未,予丞于咸宁,笠翁适入关……遂出《慎鸾交》剧本,属予评。”[15]本剧应完成于康熙六年丁未(1667)。《巧团圆》有“康熙戊申(七年,1668)之上巳日,樗道人书于瑁湖僧舍”之序,因此,本剧应作于康熙七年戊申(1668)上巳之前。李渔入清后,绝意仕进,把主要精力放在小说、戏曲创作和表演上。他的声名鹊起,是顺治年间的事,尤其是《风筝误》传奇完成后,“从来杂剧未有如此好看者,无怪甫经脱稿,即传遍域中”[16]。李渔自云:“此曲浪播人间,几二十载,其刻本无地无之。”[17]崇祯七年甲戌(1634),李渔二十四岁,八年乙亥(1635),应童子试于金华,以五经见拔,十年丁丑(1637),为府学生[18]此时李渔刚刚进入人生的竞技场,在文学方面毫无建树,默默无闻,崇祯七年刻成的《三社记》,主事者怎么可能用“湖上李笠翁”的名号来招徕读者与顾客?用“湖上李笠翁”之名号,只能是李渔声名藉藉之后,亦即李渔入清后,《笠翁十种曲》中的某些作品,得到观众和读者的认可,在社会上有了广泛的知名度,才借用“湖上李笠翁”之名号,扩大所刻作品的影响。

洪九畴《三社记题辞》云“今始为梓而传播之。岂特外史之外传,借其沧以传。而其沧之遗韵,还藉后死者以不亡也耶”,则“閼逢阉茂辜月”为初刻时间,由洪九畴与其沧关系,则此“閼逢阉茂辜月”,为崇祯七年十一月。而署“湖上李笠翁评定”,则是清人再刻《三社记》时所题。也有可能,洪九畴作序后,并未马上刻成,而是到清初后,刻书者不明就里,为了招徕读者,率尔加上“湖上李笠翁评定”几字,因而露出破绽。因此,《古本戏曲丛刊》影印《三社记》,是清刻本,非明末刻本。

 

 

关于《三社记》题材来源,郭英德根据《三社记题辞》,云:“据此,则孙湛其人其事,似为万历间实人实事,待考。”[19]李修生先生主编《古本戏曲剧目提要》只介绍《三社记》情节,未考证本事来源[20]其实,剧中主要人物和事件都有所本。《三社记题辞》云:“四游外史栖心黄海,潜踪五岳,侠骨高风,诗才艺致,声名半寰宇,知交盈海内,如汤临川、屠东海诸君序其诗歌诸刻,既颇尽致矣。惟其脱周姬于垂死,而以为死不为生为心,此其深衷别韵,岂寻常泛浪牵情者同日语哉?其沧氏乃取而为传奇,因实之以岳游、台社、湖咏、楼盟,骚友名姝,益以遇之幽奇,家之慈孝,而推广之。”“四游外史”即剧中主要人物孙湛。孙湛(生卒年不详),字子真,号雷溪山人,休宁(今属安徽)人[21],与王寅15061588)、潘之恒(约15361621)、祝世禄(15401611)、陈所闻(1553?—?)、汪廷讷(1569?—1628后)等相善。潘之恒编《黄海》纪迹三之二十七录其《过师(狮)子林,同黄伯传、吴云骧晚眺》、《同黄伯传、吴云骧师(狮)子林蒐诸胜地,载笔题之》(四首)等诗,潘之恒《亘史钞》外纪卷八收套曲【双调·新水令】《严陵赠周姬》、【南吕·一枝花】《载周姬还新安舟行》二套,汪廷讷《坐隐先生集》卷八收小令【北满庭芳】《观无如丈手谈》、【南黄莺儿】《高士欲谢绝一切,而笔砚更复为黑,故尔戏赠之》二首,陈所闻《北宫词纪》卷六收套曲【南吕·一枝花】《马姬席上即事》一套。《三社记题辞》说“汤临川、屠东海诸君序其诗歌诸刻”,“汤临川”是汤显祖,“屠东海”是屠隆。徐朔方先生校笺《汤显祖全集》、《汤显祖集全编》[22],屠隆《屠长卿集》、《由拳集》、《栖真馆集》、《白榆集》、《鸿苞》等,没有二人为孙湛集所写序文。笔者广泛搜罗屠隆集外作品,附录拙编《屠隆集》后[23],也没有发现此序文。

潘之恒《亘史钞》外纪卷八所附庄持节(元达)《周姬传》,详细记载了孙湛与周文娟交往的过程。据传,周姬,行二,字文娟,本广陵荀氏女。美艳聪慧,性嗜音律,尤工琵琶,名溢江南。陪京公子买姬归家,诸姬相妒,公子嘱门客扶姬北行,承欢父母。门客阴卖至武林娼家,又转卖严陵周家。当时,姬年方十九。周姬拒不接客,娼家以棍棒相加,云使家累千金,良田百亩,可听择而去。周姬屈服,深欢客心,如是者十余年。万历二十九年辛丑(1601)春,孙湛往武林,舟次严陵。友人蔡云翼请孙湛游严陵西湖,周姬为歌且鼓琵琶,孙湛赏音,有意为其赎身。是夜,宿姬家。翌日,向云翼对姬盟而去。明年春,孙湛再至严陵,与庄元达、蔡云翼、俞德章等泛舟钓台,结双台社。夜饮周姬家,姬为歌且鼓,毕竭其技。孙湛谋出姬,娼家百计沮格,孙湛不获已,集诸友饮姬家,临别,作【双调·新水令】《严陵赠周姬》。三十二年甲辰(1604)春,孙湛由金陵间道归,令姬必出。疽难于腹,不得行。金陵诸贵人又遣急骑催至金陵,孙湛舆疾往金陵。因移书严陵慰姬,姬亦往告病甚。三十五年丁未(1607)冬,孙湛归,会蔡云翼至新都,言姬病不死状。明年春,孙湛与云翼下严陵,过姬家。姬从蓐中起拜,悲喜交集。孙湛出金畀姬家,姬家以暮秋为期绐之。孙湛信以为真,流连数日别去。时江盗劫客舟,司理逐娼家。孙湛遣人四处索姬,不得。又明年,遣人至武强、兰江寻找,也无果。九月,孙湛道严陵,向庄元达、蔡云翼述寻姬不遇之苦。有人报姬家寓桐江,孙湛急往,姬卧床蓐中。两人执手蓐中,涕泪相对,各不能言。见者酸鼻。因大数周娼谲诈,孙湛更矢曰:“不信前盟,有如皎日。”至当湖,向萧令君语姬事,遣力至桐江,娼家已他去,不知所往。三十八年庚戌(1610)四月,娼家扶姬返桐江,知孙湛在武林,面请孙湛。孙湛谩语来人:“若归语姬氏,饵药自宽,吾徐徐来。”请者去,客曰:“姬急君往,君故缓之何?”孙湛笑语:“我急彼缓,娼家叵测,今佯示之缓,彼意我以姬病二心,出姬必矣。”九月,孙湛至桐江,蓐中唤姬。载道严陵,谒诸友。蔡云翼召庄元达等赋诗饯行,孙湛作套曲【南吕·一枝花】《载周姬还新安舟行》纪事。孙湛与周文娟相交九年,中间颇有阻梗,最终结合[24]。就连孙湛自己也觉得颇具传奇性,他在《载周姬还新安舟行》【尾声】中说,“寒盟的可羞,全盟的少有。堪做本传奇,留播世人口”[25]。《三社记》中,第八出《贪嗔》、第九出《目成》、第十出《情社》写二人相识、相恋,盟誓,《情社》还写到孙湛与蔡豫南、庄元达等结富春社。第十三出《讯友》,文娟向庄元达打听孙湛消息,受牵连,遭司理驱逐。第二十二出《去染》,其沧、潘景升到文娟家找乐,文娟不理。第二十九出《逅验》,孙浪与孙湛相遇山东道上,告知文娟守志事。第三十出《心许》,孙湛赎出文娟,载之还家。所叙经过,与《周姬传》没有多少差异。

第十一出《题门》,写知县祝世禄访里中高士孙湛,以咨民情,不遇,题扁“草市高栖”而去。第二十五出《从东》、第二十七出《向中》、第二十九出《亘西》写孙湛遨游五岳,历时十年。第三十三出《史敕》,已升吏科给事中的祝世禄任钦差,赐孙湛四游外史。祝世禄与孙湛交往,在祝世禄任休宁知县时。祝世禄(15401611),字延之,号无功,德信(今属江西)人。万历十七(1589)年进士,历官休宁知县、南科给事、尚宝司卿等。耿定向讲学东南,从之游,与潘去华、王德孺同为耿门高第。有《祝子小言》、《环碧斋诗集》、《环碧斋尺牍》等。传见黄宗羲《明儒学案》卷三十五、《道光休宁县志》卷七《名宦》、《民国德兴县志》卷八《人物志·名宦》。祝世禄从万历十七年(1589)至二十三年(1595),任休宁知县[26]。《道光休宁县志》卷七《名宦》说他“性清廉,不受一钱,创还古书院讲学,善擘窠大字,为邑人题扁联,悉珍为拱璧。”[27]据载,祝世禄曾旌表孙湛为里中高隐[28]。祝世禄任知县时,孙湛还没有五岳之行,大概和不少人说起过此事,祝世禄作诗,劝其不要抛家离舍,远游访仙。诗云:

 

婚嫁苦难毕,何日抽闲身。谁能拟禽向,五岳遨游夸采真。玄石朱陵锁烟露,二室三花称心目。东探日观窥扶桑,莲峰西插车箱谷。孙、吴二子亦太奇,便欲追随振高足。我闻至人长御风,往来歙忽元气中。秦皇汉武殊可笑,三山缥缈何时通。看君胸中富丘壑,泼墨吐词争岞崿。笑指齐州几点烟,那必褰裳游五岳[29]

 

祝世禄《环碧斋诗》卷二有《题孙子上池图四首》,此“孙子”也应该是孙湛。

第十二出《艺社》写孙湛与屠隆、冯梦桢、虞长孺、曹学佺、俞羡长在西泠雅集,妓薛素素骑马打弹,孙湛绘《西泠雅集图》。此事也有根据。冯梦祯《快雪堂集》卷五十九《快雪堂日记》载:

 

(万历三十年壬寅八月)十五,大晴。屠长卿、曹能始作主,唱西湖大会。饭于湖舟,席设金沙滩陈氏别业。长卿苍头演《昙花记》。宿桂舟,四歌妓从。羡长、东生、允兆诸君小叙始散,而薛素君从沈景倩自李至。过船相见,夜月甚佳。十六日,晴,稍有云气。诸君子再举西湖之会,以答长卿、能始,作伎于舟中。席散,同景倩、素君、羡长、允兆诸君憩中桥,听曲。晤周申甫,月甚佳[30]

 

文中“沈景倩”即沈德符(15781642),《万历野获编》的作者。“薛素君”即薛素素,字润卿。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云其“能画兰竹,作小诗,善弹走马,以女侠自命。置弹于小婢额上,弹去而婢不知……少游燕中,与五陵年少,挟弹出郊,连骑遨游,观者如堵”[31]。冯梦祯《快雪堂集》卷六十四有《诸君子以中秋日举西湖社,分韵得三首》、《十六日,再集西湖,共赋丹霞夹明月》,曹学佺《石仓诗稿》三十一有《复忆西湖堤上,薛润君走马放弹,意甚壮之,追咏是作》等,均是记载西泠雅集之作。此次社集,孙湛没参与。剧本所写,应是虚构。

第十四出《有意》、第十五出《侠社》,写孙湛与陈所闻、王十岳、张正蒙、殷庆、妓郝文珠于孙楚酒楼结秣陵诗社。此事也有所本。《北宫词纪》卷一陈所闻套数【北南吕·一枝花】《新都孙子真曾携王仲房过予,结社酒楼,一别十载,今再南来,同薛子融、殷子余、陈延之夜话溪上》,【一枝花】上眉批:“孙楚酒楼旧在石头城外莫愁湖上,荩卿访其址而筑之。后以赠子真,移家青溪之桃叶渡。”[32]【双调·新水令】《予卜筑莫愁湖上,即孙楚酒楼旧址,王仲房携妓见访》,《南宫词纪》卷二【黄钟·画眉序】《万历乙酉闰九日,同社集予莫愁湖阁,到今甲辰,二十年所,又逢此节,因登雨花台,追忆旧游作》,王寅《十岳山人集》卷三《金陵孙楚酒楼旧处,送孙子真还山》,《周姬传》:“甲辰春……子真迫于令,舆疾往金陵……身日鸠工作酒楼莫愁湖上。”[33]潘之恒在文末评云:“在金陵,交王曼容、郝文姝,有怜才声。创孙楚酒楼莫愁湖上,复前贤遗迹。”[34]上述记载,正是第十四出、第十五出的素材来源。

至于剧中写孙湛梦唐人郑虔示以书画之诀,长啸道人授以修真步罡符诀,至徐州以仙术退白莲教主沈某与沙和尚乱兵,仙人孙登作法遣鬼怪虎蛇试其道心等,显系杜撰。

 

注释:

[1]郭英德《明清传奇综录》,河北教育出版社,1997年,第486页。

[2]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台湾木铎出版社,1986年,第1129页。李修生《古本戏曲剧目提要》,文化艺术出版社,1997年,第367页。叶长海等主编《中国曲学大辞典》,浙江教育出版社,1997年,第412页。

[3]王骥德《曲律》,《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第4册,吕天成《曲品》,《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第6册,祁彪佳《曲品》、《剧品》,《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第6册,高弈《新传奇品》,《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第6册,支丰宜《曲目新编》,《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第9册,姚燮《今乐考证》,《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第10册,中国戏剧出版社,1959年。傅惜华《明代传奇全目》,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

[4][1]。清朝有一画家孙浪,江苏高淳人。《民国高淳县志》卷二十《列传·艺术》:“(清)孙浪,字白闲,善画,得云林、大痴之神,而性疏放,不宜于俗。购其画者不轻应。或招之,置密室,具文房四宝其中。为键户,使不出。久之,兴会渐动,则泼墨挥洒,风度更为横绝。其图章则古镜钮也,较异他篆,人取为信然。浪卒,镜归一缁流,而托之者薄货之,用其钮,遂以赝乱真云。”《中国地方志集成·江苏府县志辑》第34册,江苏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巴蜀书社,1991年,第314页。

[5]洪九畴《三社记题辞》:“至宫调律音之微,则余乡王仲房山人有云:务头未暇,尚昧三声。”文中“王仲房”,即王寅(15061558),歙县(今属安徽)人,诸生。有《十岳山人集》。传见《十岳山人集》卷首汪道昆《王仲房传》。

[6]《道光徽州府志》,《中国地方志集成·安徽府县志辑》第4850册,江苏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巴蜀书社,1991年。《民国歙县志》,《中国地方志集成·安徽府县志辑》第51册,江苏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巴蜀书社,1991年。

[7]台湾“中央”图书馆编《明人传记资料索引》,中华书局,1987年。杨廷福《明人别称字号索引》,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杨廷福、杨同甫《清人别称字号索引》(增补本),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

[8]李国庆《明代刊工姓名索引》,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

[9]程守谦《退谷文存》卷首序:“今年春,复来相见,以翔云诗文集见赠。乃未几,中丞告予曰:荀叔死矣……光绪丙子仲夏之月,定远方颐撰。”第2页。光绪丙子是光绪二年(1876)。《退谷文存》卷首黄云鹄《程荀叔传》:“病没,年五十有奇。”奇是多或余之意,“五十有奇”当是五十出头,或五十一二,则其生年当为道光五年或六年(18251826)。程守谦《退谷文存》,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第49辑,第486487册,台湾文海出版社印行,1971年,第6页。

[10]《光绪婺源县志》,《中国方志丛书》第680册,台湾成文出版有限公司印行,1985年,第2702页。

[11]李灵年、杨忠主编《清人别集总目》,安徽教育出版社,2000年,第2228页。

[12]廖华《明代坊刻戏曲考述》,《山西师大学报》,2014年第2期。

[13]单锦珩《李渔年谱》,《李渔全集》第22册,浙江古籍出版社,2014年,第2232页。

[14]《李渔全集》第1册,第78页。

[15]《李渔全集》第5册,第851页。

[16]《风筝误》第二十九出《诧美》朴斋主人眉批,《李渔全集》第4册,第167页。

[17]李渔《答陈蕊仙》,《一家言》卷三,《李渔全集》第1册,第149页。

[18]单锦珩《李渔年谱》,《李渔全集》第22册,第56页。

[19]郭英德《明清传奇综录》,第487页。

[20]李修生主编《古本戏曲剧目提要》,文化艺术出版社,1997年,第367页。

[21]潘之恒编《黄海》(不分卷)纪迹三之二十七:“孙湛,字子真,休宁人。”《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第230册,齐鲁书社,1997年,第64页。陈所闻编《北宫词纪》卷六孙湛套曲【南吕·一枝花】《马姬席上即事》,题下注:“明孙子真,讳湛,新都人。”《续修四库全书·集部》第174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第624页。新都,徽州的古称,明代休宁县属徽州府。潘之恒《亘史钞》外纪卷八《周姬传》:“海阳雷溪山人孙子真。”《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子部》第193册,齐鲁书社,1997年,第591页。

[22]徐朔方校笺《汤显祖全集》,北京古籍出版社,1999年。《汤显祖集全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

[23]汪超宏主编《屠隆集》,浙江古籍出版社,2012年。

[24]庄持节《周姬传》,潘之恒《亘史钞》外纪卷八,《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子部》第193册,第590594页。

[25]孙湛【南吕·一枝花】《载周姬还新安舟行》,潘之恒《亘史钞》外纪卷八,《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子部》第193册,第594页。

[26]《道光休宁县志》卷七《职官》(知县)“祝世禄,万历十七年任,见名宦。鲁点,万历二十四年任,见名宦。”《中国地方志集成·安徽府县志辑》第52册,第120页。

[27]《道光休宁县志》,《中国地方志集成·安徽府县志辑》第52册,第136页。

[28]潘之恒在《周姬传》文末评云:“传称子真者,即祝给谏所表闾高隐君湛也。”潘之恒《亘史钞》外纪卷八,《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子部》第193册,第593页。“祝给谏”,即祝世禄,后任南科给事中。

[29]祝世禄《吴次鲁、孙子真有五岳之期,赋者往往奢谭其事,漫作此反之》,《环碧斋诗》卷一,《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第94册,齐鲁书社,1997年,第171172页。

[30]冯梦祯《快雪堂日记》,《快雪堂集》卷五十九,《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第165册,齐鲁书社,1997年,第54页。

[31]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770页。

[32]陈所闻【北南吕·一枝花】《新都孙子真曾携王仲房过予,结社酒楼,一别十载,今再南来,同薛子融、殷子余、陈延之夜话溪上》,《北宫词纪》卷一,《续修四库全书·集部》第1741册,第482页。

[33]《周姬传》,《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子部》第193册,第591592页。

[34]《周姬传》,《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子部》第193册,第593页。《郝文姝传》末附:“文姝甚笃交谊,有侠士风。壬寅九日,在金陵建孙楚酒楼,姝时为金夫所,辞而往会。张筵莫愁湖上,穷三昼夜之欢。谓所知云:‘窃得附名此楼,足以不休。碌碌风尘,非其志矣。’”潘之恒《亘史钞》外纪卷六,《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子部》第193册,第558页。

 

作者简介:汪超宏,文学博士,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古代戏曲。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明清戏曲选本研究》(12BZW049)、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古本散曲集成》(15ZDB074)子课题。

 

原载《中国戏曲学院学报》2018年第5


  • 通信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 邮政编码:100732
  • 联系电话:(010)85195453
  • 邮箱:yichan@cass.org.cn
  • 域名:http://wxyc.literature.org.cn
  • http://www.文学遗产.中国
  • 技术服务电话:400-921-9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