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盧象《馬跑神泉》爲宋盧象詩考

 

 

盧象,唐開元天寳時人,《新唐書·藝文志》載“盧象集十二卷”,注曰:“緯卿,左拾遺、膳部員外郎,授安禄山僞官,貶永州司户參軍,起爲主客員郎。”[1]《唐才子傳》卷二載其“有詩名,譽充内閣,雅而不素,有大體,得國士風”[2]。《全唐詩》卷一二二録盧象詩一卷,另有卷一二五王維《贈劉藍田》、《言二首》之二、《休假還舊業便使》、《别弟妹二首》四首一作盧象詩,卷一三五毋潛《送平判官入秦》一作盧象詩,卷一六〇孟浩然《盧明府早秋宴張郎中海即事得秋字》一作盧象詩[3]

盧象的詩作除了《全唐詩》所列之外,後人也有所輯補,其中童養年先生《全唐詩續補遺》卷三即補有盧象《馬跑神泉》一首,全詩如下

 

將軍稱靈淵漦噴穴,波跳赤泉。路迥芹村近石林烟。野含暄夫出故廛。土膏耒耜,尸祝傍山無銘石,兹游匪慕天。頃來規下宇,必葺慕先。悦使成能事,材出。伉香推幹蠱,班匠。黝何其欒櫨本自然。松青石道白介山田。適嘆飛翬速,仍黄雀穿。梨花寒食後,桂籍酒樽前。香柏,流助晚。吴催玉舞落金。上巳無過酒,春衣欲湔。故洛,禊客汾川。寄西河老,心朝暮[4]

 

據《補遺》原注,此詩乃從《古今圖書集成·職方典》三四一《汾州府部》中輯出,然細考其作者,實非唐代盧象,而當爲宋人盧象。

《古今圖書集成·職方典》卷三四一《汾州府部藝文二(詩)》著録有《馬跑神泉》[5],作者爲“盧象”。但查其前後,此前第四首爲《過介廟》詩,作者爲“宋張商英”。《過介廟》至《馬跑神泉》之間的三首詩爲《鶴鳴古洞》、《文湖漁唱》、《郭林宗故宅》,作者分别題作“趙瞻”、“前人”、“前人”,當均爲趙瞻所作。趙瞻,北宋人,《宋史》卷三四一有傳,英宗時因諫濮議貶,通判汾州。《汾州府部》所録《鶴鳴古洞》等三首詩,應該就是此趙瞻之作。本卷於張商英的《過介廟》之前還有兩首詩,目録中按順序標注作者爲“唐太宗”、“韋應物”。於盧象《馬跑神泉》之下一首《謁狄武襄公祠》,題“金王璘”,次首《過孝義有感》題“明于謙”。各篇作者朝代先後次序有條不紊,通觀《古今圖書集成·職方典》其他州府之《藝文》,皆按朝代時序排列,井然有序。由此可見,《古今圖書集成·職方典》的《藝文》部的體例即分爲“文”與“詩”兩部分,各部分分别按朝代先後排序,條理分明。而盧象的《馬跑神泉》列於“宋張商英”、“趙瞻”之後與“金王璘”之前,按其體例來看應是宋詩而非唐詩。

當然,一種可能的情况是,《古今圖書集成》誤收了唐人盧象詩入宋人詩中。然乾隆時戴震編撰的《汾州府志》卷三三《藝文七》亦録有《馬跑神泉》一詩,作者清楚地標爲“宋盧象”。戴震的《汾州府志》成於乾隆年間,其稱“宋盧象”是本之於《古今圖書集成》還是繼承了前代所編當地方志?檢明萬曆年間的《汾州府志》卷十五《題咏》中也有《馬跑神泉》一詩,題“盧象”,注“宋行西河司馬員外”。又考明成化年間的《山西通志》卷十六收録《題賀虜將軍祠·新亭禊飲》[6],其作者爲“盧象”,下題“宋行西河郡司馬員外”[7],所録詩除少量字詞異文之外,仍可確認其爲《集成》中的《馬跑神泉》無疑[8]。可見戴震定盧象爲宋人,於舊志中明確有據。

戴震《汾州府志》卷八又有宋人“盧象行”條,云“西河縣司馬員外盧象行,年號無考”[9];《(雍正)山西通志》卷七六有“盧象行西河司馬員外”,列於宋代職官卷中[10]。此“行”字却不可武斷認爲是人名,而亦有可能是官稱。宋代“某地司馬員外”之稱固然多見,“行某地司馬員外”之稱亦不乏其例。唐宋在地方州郡設有“司馬”一職,位列長史之下,“員外”則區别於正員,“單言員外者,則俸禄减正官之半”[11]。而“行”指官位暫缺,由其他官員兼任,攝行其事。此現象唐宋時習見,宋初文散官品級高於寄禄官品級者稱行,“行”字加寄禄官名前,如寇準“天聖元年閏九月,移授銀青光禄大夫,檢校國子監祭酒,行衡州司馬”[12],銀青光禄大夫爲從三品,州司馬爲正九品,故稱“行”。元豐改制後用新寄禄格,對“行某官”做出了更細緻的規定:“(神宗元豐四年)十月二十七日詔:‘自今除授職事官并以寄禄官品高下爲法。凡高一品已上者爲行,下一品者爲守,下二品已下者爲試,品同者不用行、守、試。’”[13]如《宋會要輯稿·崇儒七》稱“朝請大夫、行殿中侍御史兼侍講林采”[14],朝請大夫爲從六品,殿中侍御史爲正七品,故稱“行”。據此,《汾州府志》中的“盧象”與“盧象行”,皆官“西河司馬員外”,看似兩人而實爲一人。其名“盧象”還是“盧象行”,則當從年代較早之成化《山西通志》與萬曆《汾州府志》,以“盧象”爲是。清雍正《山西通志》當斷句爲“盧象,行西河司馬員外”[15],戴震《汾州府志》卷八所稱“西河縣司馬員外盧象行”則當是對《山西通志》此處記載的誤讀結果。

《(萬曆)汾州府志》卷二“馬跑泉”條曰:“馬跑泉,在城西北三十里,發源白彪山之麓。相傳後魏賀虜將軍駐師此山,馬跑地而得泉,故名。”[16]《(成化)山西通志》卷十六又有唐刺史田肇《題賀虜將軍祠》詩,注曰“即馬跑泉神祠”[17],則賀虜將軍與馬跑泉關係緊密,賀虜將軍祠當在馬跑泉附近,賀虜將軍應即馬跑泉神,詩題“題賀虜將軍祠”極可能被替换成“馬跑神泉”。細考《馬跑神泉》一詩原文,當更切明《(成化)山西通志》中“題賀虜將軍祠·新亭禊飲”之題。詩的第一二句即點出地點爲賀虜將軍祠,且此祠所在“俯靈淵”靈淵”應該就是汾陽八景之一的馬跑神泉。接下來詩作描寫了將軍祠及馬跑神泉附近的景色,在此之後的“頃來規下宇,必葺慕先賢。悦使成能事,掄材出俸錢。伉香推幹蠱,班匠擇精專。黝堊何其麗,欒櫨本自然”八句,應是賀虜將軍祠重修不久,詩作中記録了此事。此詩的下一部分描寫禊飲時熱鬧愉快的場景,直至最後四句氣氛一滯,作者思鄉之情油然而起,倒數第二句中直接出現了“西河”一詞,也與盧氏身份吻合。而唐人盧象有《八月十五日象自江東止田園移莊慶會未幾歸汶上小弟幼妹尤嗟其别兼賦是詩三首》,可知其故園爲汶上,後居江東,《唐才子傳校箋》中徵引《元和郡縣圖志》與《述征記》,考“汶上”約在今泰安、曲阜等區域[18],而江東更是與汾州風馬牛不相及。總全詩所述,此詩無疑是擔任西河司馬員外之職或兼攝其事的盧氏於禊飲之時在賀虜將軍祠所題之詩,絶不可能是唐人盧象之詩。

《馬跑神泉》一詩,録自《古今圖書集成》,《集成》本就歸爲宋詩;查考地方志書,明成化年間《山西通志》、萬曆年間《汾州府志》與清戴震所著《汾州府志》皆載爲宋詩。考其人,在宋時確有其人,擔任過汾州西河縣司馬員外一職。考其詩,當是作者禊飲時於馬跑泉旁的賀虜將軍祠中所題。《馬跑神泉》一詩爲宋詩可確定無疑,《全唐詩補編》應删去此首。而《全宋詩》[19]、《全宋詩訂補》[20]中均無此人此詩,可據此補入,詩題則當從明成化《山西通志》作“題賀虜將軍祠·新亭褉飲。”

 

注释:

[1](宋)歐陽修、宋祁《新唐》,中華書局,1975年,第1603

[2]傅璇琮主《唐才子》,第一册,中華書局,1987年,第242

[3]詩與他人重出者甚多,《贈劉藍田》又《全唐》卷八八二,作;《寓言二首》之二於《全唐》卷一二二作《雜詩》二首之二;《休假還舊業便使》、《别弟妹二首》於《全唐》卷一二二作《八月十五日象自江止田莊慶會幾歸汶上小弟幼妹尤嗟其别三首》;《送平判官入秦》於《全唐詩》一二二未;《明府早秋宴郎中海即事得秋字》於《全唐》卷一二二作《早秋宴郎中海亭即事》。於以上諸詩是否爲盧,可參見啓興《〈全唐〉王重出篇考辨》(《武學學報》1998年第1期),陶敏《孟浩然交游中的幾個問題》(《唐代文學論叢第8)、《全唐人名考》第168—169(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6年),才智《辨〈明府早秋宴郎中海即事得秋字〉、〈同明府早秋宴郎中海亭〉的作者》(《太原師範學學報》2004年第4期)。

[4]尚君校《全唐詩補編》,中華書局,1992年,第351—352

[5](清)陳夢《古今圖書集成》,鼎文局,1977年,《方典》第3159

[6]原文“同·新亭禊”,按此書體例,“同爲與詩題目相同,則題爲題賀虜將軍祠·新亭禊”。

[7](明)李侃、胡纂修《(成化)山西通志》,《四存目叢書》,史部第一七四册,齊魯書社,1996年,第676

[8]以《集成》本《山西通志》相兩詩異文如下:1.第一句中“”《山西通志》(以下簡稱《通志》)作“”;2.第二十六句中“藉”《通志》作“”;3.第三十一句中“酒”《通志》作“醉”。另有字迹模糊,疑爲異文者:1.第十一句中“”《通志》疑作“”;2.第十七句中“香”《通志》疑作“杳”。

[9]條爲“西河馬員外”,《(成化)山西通志》中“西河郡司馬員外”相。汾州唐汾州或西河郡,宋因之,“西河”宋時爲縣名,亦作郡名。然“司”一職爲州郡官而縣無當從《(成化)山西通志》“西河郡”,戴震《汾州府志》是涉上而

[10]覺羅石麟修,大文纂《(雍正)山西通志》,《中地方志集成·省志·山西》,第四册,凰出版社,2011年,第584

[11](唐)杜佑《通典》卷十九官一,中華書局,1988年,第472

[12](宋)抃:《寇忠愍公旌忠之碑》,杜大珪編《名臣碑琬琰之集》上卷二,《文淵閣》第四五册,臺灣書館,1983年,第15

[13](清)徐松《宋稿·官五六》,中華書局,1957年,第3628

[14](清)徐松《宋稿·崇儒七》,中華書局,1957年,第2301

[15]山西省史志研究院整理的《(雍正山西通志》亦誤點爲象行,西河司馬員外”。中華書局,2006年,第1867

[16](明)王道一纂修《(萬曆)汾州府志》,中國國圖書館編《原立北平圖書館善本叢書》第三四O册,圖書館出版社,2014年,第285

[17](明)李侃、胡纂修《(成化)山西通志》,《四存目叢書》,史部第一七四册,齊魯書社,1卯6年,第676

[18]琮主《唐才子》,第一册,中華書局,1987年,第237—238。

[19]傅璇琮等主编《全宋》,北京大出版社,1991年。

[20]新等正《全宋詩訂補》,大象出版社,2005年。

 

作者單位:南京大學文學院。

 

原载《古典文獻研究》第十八輯上卷

 


  • 通信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 邮政编码:100732
  • 联系电话:(010)85195453
  • 邮箱:yichan@cass.org.cn
  • 域名:http://wxyc.literature.org.cn
  • http://www.文学遗产.中国